内蒙古某小区电梯突发故障,一女子受惊身亡,物业被判赔偿51万

2020-12-16 15:01admin
2

事发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某某某小区,晚上8点41分,张丽(化名)与怀抱外孙的女儿乘坐电梯下楼,电梯供电电源突然中断发生故障,张丽受到惊吓倒地,摔倒在梯内,陷入深度昏迷,电梯门开启后,张丽被紧急送至乌海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死者家属将小区物业告上法庭,2020年12月从法院获悉,法院终审判决物业赔偿死者家属511267元。

一审法院审理此案查明,案发当晚20时41分许死者张丽与怀抱外孙的女儿从北侧电梯下楼,进梯关门后,电梯供电电源突然中断(事发时监控录像存在40秒断电无显示,电梯监控与电梯使用同一电源),无法到达指定楼层,恢复电源后,张丽女儿按下梯内各层按键均无反应,在此过程中,张丽受到惊吓,双手抱紧女儿并将手中的打水桶扔到地上,并于20时43分零5秒左右倒地,摔倒在梯内,陷入深度昏迷;期间张丽女儿亦多次按下电梯内的紧急救援键。

20时43分40秒许,电梯门开启,张丽女儿在停止的楼层找寻他人帮忙对其母亲进行救援,十分钟左右后张丽被紧急送至乌海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

事发当天,经供电局统一通知,涉案小区统一停电时间为早8:00时-晚20:00时,后提前于19时28分时间恢复供电。恢复供电之后,又发生三次涉案电梯供电中断的情形,时间分别为20时18分左右、20时27分左右、20时40分左右。

事故发生后,某达电梯与乌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海勃湾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海勃湾区公安分局、某某城物业及内蒙古某科楼宇设备有限公司(电梯保养单位)六方人员共同对涉事电梯进行了检查及信息采集,某达(中国)电梯有限公司根据对涉事电梯的现场检查、其他电梯的模拟测试及对在电梯上采集数据的技术分析,得出如下结论:案发当晚20:40分左右,涉事电梯发生停梯的原因为电梯供电电源中断。

据了解,涉案小区此前发生多起电梯困人、电梯突然下坠等事件,张丽死亡后,由某家物业予以补偿死者家属2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某家物业作为该电梯的管理者,有管理维护电梯,保证其正常运转的义务。该案因电梯停电,导致张丽受到一定程度的惊吓,因救援迟缓,致张丽突发心源性猝死而死亡,物业公司的过错与张丽死亡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应按照其过错程度承担60%的责任。一审判决某家物业赔偿死者家属511267元。

某家物业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审理此案认为,物业服务企业应按照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对房屋及配套的设施设备和相关场地进行维修、养护、管理及维护。某家物业作为电梯的管理者,有管理维护电梯,保证其正常运转的义务。该物业公司自认涉案小区曾多次发生电梯下坠、电梯困人等事故,且主张其已对案涉电梯尽到维修和管理义务,但该物业未能提供已经排除案涉电梯安全隐患的有效证据,也不能证明电梯配备双电源及备用电源并非其管理义务范围。

事故发生前,供电公司曾经停电,在再次供电后,小区电梯出现运行不正常情形,包括电梯发出巨响、按键失灵、电梯异于常速运行等状况,且物业公司在二审庭审中也认可案涉电梯紧急救援键失灵是因电梯断电所致,一审法院认定事故发生时电梯出现故障,且电梯出现的异常情形会对特殊体质的个体造成身体和精神上的损害有事实依据。

电梯出现故障后,物业未能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及救援措施,导致电梯故障及失控情形未能及时予以控制,物业作为电梯的管理及维护单位存在过错,一审法院认定因电梯停电,导致张丽受到一定程度的惊吓,因救援迟缓,致张丽突发心源性猝死而死亡,物业公司的过错与张丽死亡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并无不当。物业公司作为电梯的管理人未能消除安全隐患,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对电梯因故障造成的人身损害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综上所述,乌海市某家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转载于搜狐网:https://m.sohu.com/sa/438031871_415215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